S号恰

杂食生物 心性不定

杂食生物。心性不定。妙啊

【此乃目录】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…

读不懂的文 

·毒液x艾德 【毒液】两个梦境

·GGAD新年快乐 【哈利波特/神奇动物在哪里】

格林德沃x邓布利多

·镇魂之生日快乐 【镇魂】

·镇魂系列 【镇魂】

·拉郎配 近妖 【缉妖法海传】裴文德/白宇x【镇魂】少年面面/朱一龙

篇二 篇三 篇四 篇五 篇六 篇七 彩蛋 篇八 篇九-1 


画不好的画 

·申公豹-【哪吒之魔童降世】

·敖丙-【哪吒之魔童降世】

·忘羡-【陈情令】王一博/肖战

·刀疤-【狮子王】

·张小敬-【长安十二时辰】雷佳音

·少年面面 -【镇魂】朱一龙

·傅红雪-【新边城故事】朱一龙

·幻乐之城 丑【欢乐之城】朱一龙

·面面面面 2【镇魂】朱一龙


随心所欲的漫画小剧场 

·木法沙x刀疤 【狮子王】

·锤基 【雷神】【复仇者联盟】

·毒液x艾迪-春节 【毒液】

·GGAD 少年  【哈利波特/神奇动物在哪里】格林德沃x邓布利多

·GGAD欧洲醋王 【哈利波特/神奇动物在哪里】格林德沃x邓布利多

·毒液x艾迪 【毒液】

·镇魂-儿童节  【镇魂】


乱剪的视频 

镇魂 小幸运  


脑洞科普、野生PS 及其他

·GGAD 格林德沃x邓布利多

·绿皮书 托尼唐

·毒液  毒液x艾迪

·海王x奥姆王 【海王】

·镇魂  破案巍澜家谱!

·镇魂 这次我不会把你弄丢…

·拉郎配 润玉x公子景 


•••

别问我。问就是都爱过😏

年轻的申公…公豹

靠美貌夺取龙王哥哥的心


申公豹x龙王cp就由我来守护!

脑洞分析在此 

http://qiaqiaqia441.lofter.com/post/1fa454fd_1c6519bbd

上头小画家鬼扯 粉丝滤镜十级厚 爱所有坏家伙哟

『敖丙,你再叫我一声丫头试试』

『…吒男…无理』

———

ps 再开个脑洞呗 破案敖丙身世
 

整个龙族被镇海底与世隔绝,申公豹为何独独想要帮龙王?


为什么海底那么多条龙,而下一代只有敖丙?


真的仅仅因为妖族出身,申公豹就被天尊歧视不能位列仙位吗?


所以破案了。


想当年申公豹和龙王大概都年轻高傲,可又志趣相投,同为妖族出身惺惺相惜。


后龙族被天庭锁深海镇恶兽,龙王因此也被禁锢海底。


在这个谜之事件中,申公豹必然试图救友而不成,违抗过天庭。于是天尊才会认为他妖性未除,心性未定,不能秉承天道,而偏向远不如他沉稳干练却心思坦然的太乙。


再说既是灵珠,投哪不是投。申公豹既然已得灵珠,如果只为自己位列仙位,养只小豹子不更好控制。


整个龙族被锁海底,几乎与世隔绝,救龙族对申公豹毫无利益可言,所以只可能为了私心旧意。不为龙族,只为龙王。


于是龙王用全部灵力solo出龙蛋,但solo的龙蛋不可孵化。


申公豹费尽心力夺灵珠,只为给龙蛋注魂。合而为一,这才诞生了敖丙!


所以父王其实是母后,师父才是…父呀


啊哈哈,以上都是我抽丝剥茧、有理有据的…鬼扯。


站申公豹x龙王 虐且好嗑

更 画只年轻版申公豹自行洗脑   http://qiaqiaqia441.lofter.com/post/1fa454fd_1c653aa01

少年郎


偷懒 画一张脸 绘两风格

只是总觉得图二那画风 该去画春那个宫小册子才对😑

狮子王 刀疤scar 拟人


上头小画家

不遗余力洗白邪恶又迷人的兄控

漫画小剧场在此

http://qiaqiaqia441.lofter.com/post/1fa454fd_1c629e753

上头小画家 耗了两时辰


还想嗑张小敬x李必 还想嗑张小敬x小乙

粮好少 怎么办 难道自己来么😑

脑洞漫画小剧场 10图

【狮子王 】木法沙x刀疤

毁童年 耽美向 兄弟情 慎!嘿嘿

不遗余力洗白兄控 腐眼看狮基 


彩蛋:图二情节 附送bbc《王朝》纪录片片段

真狮纸兄弟。真少年勇斗土狼。真实力护弟。真搞到真的了啊哈哈

视频 https://m.weibo.cn/6605843355/4389585121467833 

去看啊!!!


一块长大、互相守护的狮纸兄弟,在即将成年之际离开狮群,携手同行踏上开疆拓土的新旅程。

bbc纪录片根本就是狮子王前传、木法沙x刀疤番外呀!

为此上头的小画家,强行自行动手,画只拟人版

刀疤scar弟弟

 http://qiaqiaqia441.lofter.com/post/1fa454fd_1c6362879

近妖 9-1 裴文德x面面 拉郎配

裴文德-缉妖法海传 白宇x面面-镇魂 朱一龙

篇八http://qiaqiaqia441.lofter.com/post/1fa454fd_1c6009ae7


§

大雪落得悄无声息。屋内的柴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,烘出一片暖意。

 

灵佑饮着裴文德私带给他的酒,脸上已是一片醉意。「你说你办完差,在这鬼天气里赶到密印寺就是为了给我带酒,我怎么不记得,你以前有过这么义气。」

 

「顺路。爱喝不喝。」裴文德冷冷地回,抬手饮下一盏酒,驱赶一路迎着风雪快马加鞭的寒意。

 

「爱喝、爱喝。」灵佑无节操的应声,毫无得道高僧应有的风骨,他若有所思哦了一声端起酒盏。信他顺路就有鬼了,无所谓有酒喝就行。「哇,好酒!」

 

「密印寺…最近太平吗。」 裴文德垂眼瞥了一眼身侧伏着的人,又匆匆挪开视线拎起酒壶,仰头灌了一口。

 

「想问他的事就直说。」灵佑朝着裴文德身侧努了努嘴,「那可真是不怎么好养。」

 

「…」

 

裴文德的膝上正枕着一银发如瀑的白衣少年。少年睡得很安静,收起了命中带刺的獠牙和利爪,此时乖巧得不像样子。

 

少年面带恹恹之色,却遮掩不住冰雪般的美貌,在炭火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柔美。少年披散的银丝缠绕上裴文德的手指,微凉如丝般的触感,令人忍不住逡巡其间。

 

「京城呢,可太平?」

 

闻言,裴文德稍稍舒展的眉尖又微蹙起来。

 

京城从未有过一天的太平。局势诡谲多变,妖物四扰,明里暗处的敌人蠢蠢欲动。世人皆知,和缉妖司并肩作战降妖除魔的灵佑大师又怎会不知。可如仅是妖物作祟,灵佑也不会在意。只是连他大约也嗅出了这糟糕世道里还藏着更深的黑暗。朝野里的凡尘俗事,灵佑鞭长莫及,可他见裴文德面有异色,心里明白了几分,便不再多问,蓦自饮起了酒。

 

灵佑所问,正是裴文德忧虑之事。只怕皇城内有异心之人与妖相勾连,更怕这藏于暗处谋划的人身处高位,身份显赫,乃至是…

 

膝上的人微微一动,裴文德回过神。望着少年侧颜,心中暗想这密印寺到底是佛门净地,大抵是有些让人静心凝神的神力,不然这家伙今日怎如此乖巧。为保他妥当,这只爱惹事的小怪物还是暂且留在了密印寺罢。


膝上的少年大概心中有感,嘤咛一声翻了个身。又朝裴文德怀中钻了钻,这才重新安定下来。

 

数月未见,少年更显清瘦。他总做噩梦,他念他哥哥,他偷尝灵佑藏的酒昏睡三日,他使异能吞了俩捣蛋小鬼最终又被迫放出来…数月未见,关于少年的消息却从未间断。直到灵佑告诉他,少年咳疾犯得凶猛,昏睡晕迷之时却频频唤着一个名字,公美。

 

公美…他怎知我的字?定是阿梅那小丫头乱教的。他怎会唤我?定是他无所知时乱唤的。可裴文德从未听他亲口唤过,实际上裴文德自己也从未正经叫过他,甚至从未问过少年的名字。


「小怪物」从一开始他就这样故作漠然的喊他,如今再改口又觉得哪哪都刻意的别扭。

 

然而冷峻淡漠的裴大人不落拓了,总觉得开口问了,就会和他生出无限羁绊。可不问又怎样,他和他却总在剑拔弩张的对峙中缠绵出些许近乎暧昧的情义,共历了一次次生死。

 

若有一日从那茱萸色的唇里吐露自己的名字…「公美」,亲耳所闻又会是怎样的情境,裴文德竟心生期待。

 

微微凝滞的空气缓缓流动,炭火的暖光在少年苍白的面容上染了红。

 

一旁酩酊大醉的灵佑早已发出微鼾。裴文德扯了披风将少年包裹其中,揽在怀中抱了起来。

 

夜深了,风雪渐停,偶尔一阵夜风卷着细碎的雪屑钻入脖颈,引得一激灵。


裴文德看了眼轻倚在肩头的少年,怀中的少年柔弱无骨总带着些清冷,像是藏不住那些不为人知的冰冷心事。可此时,两人相贴相依,少年温热而湿润的鼻息,带着丝丝热气轻浅地打在裴文德的颈窝,撩得心中一阵如蚁噬般的痒。

 

裴文德抱着少年一路到了别院,推门轻手轻脚地将他安置于床榻上。遮风寒的披风粘了细雪,怕少年浸了湿气,裴文德伸手去取,却发现披风一角被少年捏在手心,攥得紧。


裴文德不易察觉地挑了眉,伸手拉过被褥覆于披风上。裴文德知少年畏寒,打算起身生个炭火,却愕然发现,不知何时少年另一手又偷偷攥了他的衣角。这个家伙又来…

 

裴文德凑近了看着他的睡颜,少年似乎睡得很沉,指尖抚过少年的脸,撩动他轻颤的睫,几近点上他嫣红的唇,终却缩回了手。

 

屋外纷扬着的大雪不知何时无声无息的停了,银白色的光透过窗棂的薄纸泛入屋内。燃起的炭火让屋内终于有了一丝暖意。

 

裴文德的脸隐于半明半暗的光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他止步于门前,良久,深吸一口气,又折回榻边。黑暗中灵光闪过,裴文德双指一推安神符凭空隐于少年,又俯身将唇贴上少年光洁的额头,轻轻一点。

 

细风卷着碎雪,趁着木门的吱呀声带着冰冷的寒意自黑夜窜入,骤然散了屋内仅剩的一丝暖。

 

假寐的少年倏地睁开了清亮的眼眸。

 

§

大雪无痕。万籁俱寂。

 

已近子时,远处京城内灯火暗淡,只有那些驻守的兵士,沿着城防勾勒出星星点点的火光。

 

可城外却有一处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藏于东郊山林的那处,亭台楼阁层层相叠,远看如上九天幻境。

 

裴文德策马飞奔,向着那浮华之地而去,在雪地上留下一串马蹄印。只是那马蹄印很快又覆上了新,一白衣银发少年身骑白马罩着斗篷,不疾不徐的跟了上来。

———

面面搞事情 裴文德搞面面

耶 一起去吧




裴文德x面面 近妖 篇八

篇七 

§

为什么他们总在谈人心。国君的人心、臣子的人心、朝野的人心、京城的人心…


人心是什么?可以吃么?好像不怎么好吃的样子。

 

少年托着腮,娇慵得看着夜色深沉的窗外。

  

自己为何还逗留于此,大抵还是因为他的缘故吧。

 

§

自打少年在京城惹下不大不小的风波,裴文德就把他安置到了城郊的密印寺。

 

密印寺的灵佑法力高深,和缉妖司并肩作战守得了一方安宁。少年记得灵佑,裴文德那次妖血发作,是灵佑救了他。

 

「呆在密印寺,别闯祸。」裴文德将少年交给灵佑,离开前冷冷地说。

 

大概他是想让灵佑看管自己,少年这么觉得。

 

「这不是属于你的地方。」灵佑不愧是大师,一眼就好像参破了一切。

 

少年心中一滞。除了缉妖司没人知道少年真正的身份。的确,我不属于这里,但我似乎也回不去我来的地方。

 

「所以你别理裴文德,我都懒得搭理他。你想来便来,想走便走。」灵佑大师完全没在意少年脸上的阴晴,继续自说道,「不过你要是从我这跑了,他大概就不会偷带好酒给我了…啊有点可惜。我这密印寺虽然看上去破败了些,其实安心住下来,挺不错的…」

 

「…」


少年感到更加困惑。


渐渐地少年发现灵佑大师表面上一副降妖除魔的得道高僧模样,实则是个生冷不忌的顽主。他和裴文德个性截然相反,却能成为多年老友。有时候少年觉得裴文德才该是个六根清净、心如止水、喜怒不形于色的出世之人…如果周身没有捎带那股杀戮之气的话。

 

少年回不去,也懒得再逃。就这么带着诸多疑惑,留在了密印寺。


§ 

密印寺坐落城郊,青山绿水环绕,景致倒真像沾着仙气。


只不过世道动荡,曾经繁盛一方的密印寺也渐渐没落了,如今只剩破败的几间庙宇,和灵佑收养的一群无家可归半大不小的孩子。

 

少年不喜欢小孩子,准确的说是讨厌所有人类。可有时又觉得这些如沙粒芥子般的人类,别有趣味。

 

那群小孩开始总不远不近的跟着少年,好奇的观察他。他们有时会捉弄他,但也算不上恶劣。他们偷偷唤他面面,说是因为他生得像最精致的捏面人,柔白粉嫩。

 

「面面,你是妖怪??」


少年想了想摇摇头。

 

「那是神仙?」


少年又摇了摇头。

 

不是妖怪,不是神仙,也不像人,却有一张精致如瓷娃娃的苍白面容,那就一定是鬼咯。


「那你讲个鬼故事呗。」那群小孩极为兴奋。

 

什么鬼故事。少年不解。

 

「就是你来的地方的事啊。」

 

哦。少年想了想,他来的地方,永不见天日,阴暗冰冷,因为天降灾厄资源匮乏,人人都只期望在残酷中生存下去。弱肉强食,高等的吞噬低级的,生存的法则十分简单,倒是没有人世间那些虚头巴脑。爱恨直白,只不过大抵都交织着血腥残暴。

 

「好有趣!比降妖伏魔的故事好玩,灵佑那些都听腻了…」小孩子们叽叽喳喳雀跃不已,「面面你再说一点呗。」

 

「…」


反正回不去了,这人世间也不什么不好。

  

除了仍是夜夜噩梦缠身,不过就是次次喊着哥哥哭着醒来罢了。没什么。

 

哦…好像有那么一两次也梦见了他,叫着他的名字醒来。除此之外,也没什么。

 

因被他捕获而恐惧,因受他保护而好奇。不知是不是留在人间久了,如今渐渐含混不清看不透自己的心意。

 

被捕获的少年忘了逃跑。裴文德却像忘了被他困在人间的小怪物。


一次也没有再来。


§

转眼到了冬天。


突如其来的大雪覆盖了整个京城。喧闹的人间又变成那个少年熟悉的寂静的世界。


少年从没见过雪。觉得那些纷纷扬扬旋转而下的雪花,带着什么奇妙的魔力,似乎可以平复所有的纷扰。可看着那些美而脆弱的雪花,转眼在掌心融化无痕,又徒然有些伤感。

 

入冬以来,少年一直反反复复的咳疾,趁着寒意凶猛地发作了一次。好在有灵佑大师调理,也不至于伤及性命。


病榻上的少年倚着窗,恹恹地看着窗外的雪。


 细细密密的雪花就像层层叠叠累积的心意,但终有冰雪尽溶的一日吧。 

雪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?看上去有点好吃,少年好奇着。可是怎么舌尖一舔就消失了,少年有些懊恼。


作为一枚来自异界的小怪物,少年着实没见过什么世面。

 

嘎吱嘎吱,踩着院子里厚厚的覆雪,一直在卧床休养的少年,偷偷漫步到庭院里。

 
密印寺的小孩们都去山间撒欢玩雪去了,此刻清冷的院落内徒留了只模样可笑的雪人。 
 

少年凑过去,好奇地伸手轻捏眼前未完工的雪人。可不知怎么的,渐渐竟将雪人捏得与他的眉眼有几分相似。

 

细雪沾在少年羽睫上,迷蒙了视线,少年端详起眼前的雪人。氤氲着雾气的眼眸摇动着,他情不自禁凑得更近,小巧挺秀的鼻尖几乎擦到雪人。


新雪的味道,与记忆中裴文德身上独有的清冽重叠在一起。少年深吸一口,可心肺瞬间被冰冷的刺痛占满。

 

「你在做什么。」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

咳咳咳咳…早就被冻得麻痹,手脚完全不听使唤,少年僵在了雪地里。

 

好半天,少年才转过了身,眼角的红痕未消。


裴文德披着一身严寒,像在风雪里赶了很远的路。  


许久未见心中所念竟就站在眼前,被寒冷凝滞住的血气忽然一股脑涌了上来,少年眼前亮闪一片,脚底踉跄万分狼狈地摔倒在雪人上。

 

雪人被砸得稀烂,少年跌坐雪堆里头晕目眩。


「起来。」强而有力的臂膀将少年从雪堆里拉起。少年勉强攀附着唯一可以依靠的怀抱,吁吁轻喘着。

 

「穿着单衣在雪地里做什么。还想再犯一次咳疾么。」


他怎知我犯了咳疾…少年的头脑乱成了一锅粥。


少年心神甫定,怯怯抬了眼,裴文德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冷峻,看起来比这冰天雪地还要冰冷。然而,此时被包裹在他披风里,蓦然传来的热度,却激得少年浑身一阵颤栗。

 

少年冻得青白的面容浮上薄红,沾惹在身上的细雪瞬间蒸成了一层热气,把自己弄成了一只刚出锅的包子。

————

出门喝酒去了

附摸鱼绘画一张 是少年的面面😑


 篇九


嘿嘿 儿童节快乐鸭🥳

迷你镇魂 漫画小剧场


在令人目眩神迷的少年双生鬼王面前

可爱无辜的小云澜沦为谐星


我错了

但别拦我!!

我要去站骨科邪教了


皮一下😝snapchat+halftone